审查: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作者:石抱熊

2018-05-15

四月正鹄的小伙伴们参加了在东京举行的国际弓道联盟特别讲习会暨中央审查,相信大家都很辛苦但也收获满满。在今天这个公布审查结果的激动人心的日子里,要来给大家分享心得的石抱熊同学是一位博览群书的历史系学生,一位低调内敛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每个星期都不辞辛苦的做高铁跨越一个城市来深圳练习。对传统文化充满敬畏之心的她,除了初段达成,在这一次的东京之行中得到了什么感悟呢。

自从买了机票到4月,作为没有参加过考段的渣渣的我,既兴奋又紧张。终于在19号晚跟着大家,7个人9把弓,踏上东京之旅。在飞机上呆了一夜后,半睡半醒中飞奔到武道练习,默默感慨作为油腻的办公室阿姨,好久都没那么拼了。不过天公作美,练习考试的几天天气都很好,日本早上的阳光总能让人感受到新一天的温暖,我们忘记路途的疲倦,换上道服就立刻投入练习。

01基本功真的很重要!

三天的讲习会练习其实不算是太辛苦,对于入门的我,不能回避的只有一个字——基本功!基本可以概括为三点:体配很重要!体配很重要!体配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为什么这么说?其一平时的体配练习确实太少了;其二先生们的严苛非常有感染力。弓道不就是一门关于“礼”的学问吗?跪坐的礼仪、行走的礼仪、射箭时的礼仪……正是有这种一丝不苟的专注,才能慢慢体会正射必中的意义!

面对八段的先生们,像一座座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到达的高山,大家都认真得像个孩子,记笔记、拍照录像一应俱全,目标一致。而先生们呢,对我们一副耐心又宠溺的样子,可以说非常可爱了。(所以问题来了,打砸了你是先捡箭还是先捡弓还是先捡弦还是先捡先生呢?)

02一直在思考的《礼记·射义》和《射法训

可能历史生都自带仪式感,我印象最深的是练习开始前必要朗诵的《礼记·射义》和《射法训》。看到熟悉的《礼记》,不会日语的我勉勉强强地读着(后面刚好有会日语的同学),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甚至一下子忘记了正坐时脚掌的疼痛感。中国和日本有相似的文化渊源,现在却如此不同,在明治维新180年后,我来到这里,看到他国百年的一个侧面。

想起微博上的一段话:“传统不仅是一个群体共同的记忆,也是一个群体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在内心所坚持的信仰,他往往在现实和虚构之间模糊不清,却丝毫不妨碍其顽强而持久的生命力。”日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和阐释,实在值得我们学习。

03这么“痛苦”的旅程至少还有八次

终于到了考试那天,我们一大早拎着行李去明治神宫赶考。拉肚子的我抱着肚子,忍不住说“好累啊,等下没有力气考试了。”二胡尸凶听了说“不要这么没志气!你应该想想这么痛苦的旅程至少还有八次。”听了这么丧丧的话竟然被逗乐了,于是满满正能量地冲进神宫去。

早晨明治神宫很清凉,走去至诚馆的路上游客也不多,让我想起在中山大学旁听清风送爽的夜晚,怀士堂边上的树虽然没那么高,但也遮天蔽日,仿佛回到了往昔。也许考试的目标不是进级,而是清零成为新的自己。这么一想就没那么紧张了,以求学问道的喜悦静候考试吧!

04后续的后续

回来后翻看《礼记·射义》完整版,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射之为言者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己之志也。”所谓绎,即各自寻思自己的意向,用广东话说就是要有“问心果句”的至(讲)诚(真)精神。回想讲习会和考试的四天的学习,今后需要调整的实在太多,但弓道就是这样,看似简单却需要用一生去领悟。也正是因为简单,才能让内心始终如一。那些理解的没理解的,我相信会在未来一一得到答案。

最后,鉴于没有用50%的篇幅赞美英俊帅气优秀的low总(你在旁边翻译的时候,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可以走神!不可以走神!嗯,严肃脸),我决定引用一句顶一万句的话,也表达对于正鹄、对于弓道的感谢。那是《叶隐闻书》里,三百年前山本常朝和田代阵基的初晤:“遁浮世不过他乡清清山樱;逐闲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