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士大募集【深圳总部】

活动须知

时间:每周四晚19:30-21:00 每周日下午14:00~15:30 
地点:南山区南山大道海润公司西2楼正鹄会弓道场(原谦云会射箭馆旧址)
入场要求:无不适宜运动的疾病史,不低于14周岁(未成年人需家长陪同)
参与注意事项:请穿着适宜运动的服装入场 
体验费用:免费

活动详情

弓道,是日本武道中最为久远的一种,来源于遣唐使从中国带回的古代“射礼”文化。
弓道是内心静修与身体锻炼的结合,可以说是一种真正面对心灵的武“道”。

抛开工作的烦恼,抛开生活的琐事,在这一刻,我们在箭的飞翔中相遇。

在开弓和瞄准之间,你所面对的,不只是靶子,还有你的内心。

让我们一起,随着箭的轨迹,破开心中的迷雾吧。

—————————————————————————————————
关于我们:
正鹄会是中国大陆为数不多具的有国际弓道联盟活动参与资格的弓道组织,目前有深圳、上海、杭州、北京四个活动中心,会员遍布各大城市。

这是一个三次元世界里真真正正的弓道社团,武道中最直指内心的修行——弓道正在向你招手,等着你成为新一代的弓道人。 
—————————————————————————-
联系方式:

Q群:246483430 ,请注明学习弓道

道场网站:www.seikoku.cn(中二测试版测试中,正式版不日上线)

活动内容:弓道文化讲解(礼仪,文化内涵,练习方式),进行皮筋练习,后续活动的预报名 

时间:每周四晚19:30-21:00 每周日下午14:00~15:30 

地点:南山区南山大道海润公司西2楼正鹄会弓道场(原谦云会射箭馆旧址)

交通:公交中油大厦 站 地铁南山站 公交 南园村站

东京审查之行,感悟属于自己的弓道精神

作者:ご飯士

从考段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训练也回复到常规了,但是因为没有考段的压力,大家平时又开始关注射技的训练,对于提配和流程开始有点生疏了。今天给大家分享心得的是我们的新晋初段che同学,也是我们“新人关爱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这次东京之行他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和感想呢。

通宵坐飞机后,身体被掏空的我

4月20日清晨5点,深圳正鹄会一行9人顺利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历经5小时的隔夜航班及2小时的转车之后,我们准时赶到东京武道馆并与先行抵达的黄总、马丁以及武汉的诸位汇合,在忙碌与疲惫中开始了本次讲习会的第一天。

体配

讲习会开营式过后,範士8段的饭岛老师与其他4位讲师一起为我们演示了坐射的全过程。令我们大开眼界的同时,老师们整齐划一的动作、恰到好处的节奏使在场每位无一不暗暗赞叹。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弓道就是射靶子,也有的人觉得射法八节就是弓道的全部,但饭岛老师给我们传递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即弓道之所以为道,是因为其在射箭这件事本身之外,更注重礼仪、精神与意志的修炼。体配练习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说是比射法本身更加重要也不为过。

那么体配练习究竟是什么:形象的说,体配就是完整坐射流程减去射法八节。从入场、进入本座的等待、进入射位的准备、甲乙矢之间的调整、乙矢完成后的退场都属于体配,这中间的细节可是一点都不比射法八节少,恐怕写上1天都未必能写完。所以老师们近乎完美的动作必是通过日积月累的练习来铸就,我们在平日练习时甚少有机会去完善这一点,周四的练习与体配几乎毫无相关、而周末的练习虽铺下了地毯,但实际上却无法有效地去利用和练习。这点上,还请各位前辈后辈一起多多努力。

号码簿

首先无论如何都要先感谢low总并向low总、馆长及所有参与本次讲习会的正鹄会成员道歉(鞠躬)!我是为数不多的拥有两张号码簿的选手,但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讲习会第一天报到时我们都领到了自己的号码簿,第二天我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没带号码簿进场。low总在看到这个情况后立刻忙前忙后地统计没带的人数并替我们向老师们道歉,最终还是征得老师们同意拿到了这份手写的号码簿,我也才能顺利地参见第二天的讲习会。

老师们后来说,号码簿就是身份,丢失了身份的人在弓道场是没有位置的,仿佛自然人失去了心脏一般。暗自记下了这件话,我希望我以后也会小心且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细节。以前在剑道练习中,老师曾提出过:每个练习者都需要保持的“残心”,不仅体现在练习、比赛中,即便在日常生活中也应认真地对待每一件事,比如每次练习完后留在桌面上喝完的水瓶有没有及时的清理、练习用的器具有没有主动的去收拾、整理、维护等等。虽是小事,但同样重要。这点上,号码簿的事情却也是“残心”没有好好保持的体现之一。

至诚馆

至诚馆很大。大到主弓道场就有2个,还都是60米靶标准的,外加一个巨大的体育馆(貌似是用来练习剑道及其他武道的),巻藁室、准备室、弓具摆放室就不说了。总之这是一个让人羡慕到恨不得住下来的地方。相比东京武道馆,这里的地板非常舒服而又不滑,不会突然就劈叉真的是太棒了。同时也见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弓道练习者,四个字总结——大开眼界。

审查的分组貌似是根据年龄进行排序,不分国籍和性别。和我同一组的大前是澳大利亚华人、二番来自北京五轮馆、三番是新加坡的华人、我是四番、大落是杭州正鹄会的emma(抱歉您的名字我可能记错了)。注意这个顺序会根据前面的出场者是否出场来调整,前组如果有未到者就需要向前递补。

审查时的场面就不说了,可以用一团混乱来形容:比如5个人越走越偏,我们四番和大落的都坐到了本座和射位之间;又比如我前面的新加坡小姐姐两箭都打到天花板上了。想必看到表现如此拙劣的我们,审查老师们心中都是[捂脸]这个表情吧。不过一段的要求并非那么严格,后来的结果也显示我们组5人全部通过,也算是完满结束了本次审查。

尾声

回国后回想起在东京的四天,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日本人从小培养的尚武精神。讲习会最后一天同时也是东京地区高校剑道大会举办日,可怕的是不是剑道练习者之多,而是为他们加油的同学、应援会和为比赛提供保障的大人们都非常认真投入的参与到大会中,即便是占用了休息日的时间也丝毫不减他们的热情。相比这点,国内的体育风气与尚武精神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建立起来。

差距是明显的,我辈人还需继续努力。

审查: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作者:石抱熊

2018-05-15

四月正鹄的小伙伴们参加了在东京举行的国际弓道联盟特别讲习会暨中央审查,相信大家都很辛苦但也收获满满。在今天这个公布审查结果的激动人心的日子里,要来给大家分享心得的石抱熊同学是一位博览群书的历史系学生,一位低调内敛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每个星期都不辞辛苦的做高铁跨越一个城市来深圳练习。对传统文化充满敬畏之心的她,除了初段达成,在这一次的东京之行中得到了什么感悟呢。

自从买了机票到4月,作为没有参加过考段的渣渣的我,既兴奋又紧张。终于在19号晚跟着大家,7个人9把弓,踏上东京之旅。在飞机上呆了一夜后,半睡半醒中飞奔到武道练习,默默感慨作为油腻的办公室阿姨,好久都没那么拼了。不过天公作美,练习考试的几天天气都很好,日本早上的阳光总能让人感受到新一天的温暖,我们忘记路途的疲倦,换上道服就立刻投入练习。

01基本功真的很重要!

三天的讲习会练习其实不算是太辛苦,对于入门的我,不能回避的只有一个字——基本功!基本可以概括为三点:体配很重要!体配很重要!体配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为什么这么说?其一平时的体配练习确实太少了;其二先生们的严苛非常有感染力。弓道不就是一门关于“礼”的学问吗?跪坐的礼仪、行走的礼仪、射箭时的礼仪……正是有这种一丝不苟的专注,才能慢慢体会正射必中的意义!

面对八段的先生们,像一座座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到达的高山,大家都认真得像个孩子,记笔记、拍照录像一应俱全,目标一致。而先生们呢,对我们一副耐心又宠溺的样子,可以说非常可爱了。(所以问题来了,打砸了你是先捡箭还是先捡弓还是先捡弦还是先捡先生呢?)

02一直在思考的《礼记·射义》和《射法训

可能历史生都自带仪式感,我印象最深的是练习开始前必要朗诵的《礼记·射义》和《射法训》。看到熟悉的《礼记》,不会日语的我勉勉强强地读着(后面刚好有会日语的同学),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甚至一下子忘记了正坐时脚掌的疼痛感。中国和日本有相似的文化渊源,现在却如此不同,在明治维新180年后,我来到这里,看到他国百年的一个侧面。

想起微博上的一段话:“传统不仅是一个群体共同的记忆,也是一个群体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在内心所坚持的信仰,他往往在现实和虚构之间模糊不清,却丝毫不妨碍其顽强而持久的生命力。”日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和阐释,实在值得我们学习。

03这么“痛苦”的旅程至少还有八次

终于到了考试那天,我们一大早拎着行李去明治神宫赶考。拉肚子的我抱着肚子,忍不住说“好累啊,等下没有力气考试了。”二胡尸凶听了说“不要这么没志气!你应该想想这么痛苦的旅程至少还有八次。”听了这么丧丧的话竟然被逗乐了,于是满满正能量地冲进神宫去。

早晨明治神宫很清凉,走去至诚馆的路上游客也不多,让我想起在中山大学旁听清风送爽的夜晚,怀士堂边上的树虽然没那么高,但也遮天蔽日,仿佛回到了往昔。也许考试的目标不是进级,而是清零成为新的自己。这么一想就没那么紧张了,以求学问道的喜悦静候考试吧!

04后续的后续

回来后翻看《礼记·射义》完整版,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射之为言者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己之志也。”所谓绎,即各自寻思自己的意向,用广东话说就是要有“问心果句”的至(讲)诚(真)精神。回想讲习会和考试的四天的学习,今后需要调整的实在太多,但弓道就是这样,看似简单却需要用一生去领悟。也正是因为简单,才能让内心始终如一。那些理解的没理解的,我相信会在未来一一得到答案。

最后,鉴于没有用50%的篇幅赞美英俊帅气优秀的low总(你在旁边翻译的时候,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可以走神!不可以走神!嗯,严肃脸),我决定引用一句顶一万句的话,也表达对于正鹄、对于弓道的感谢。那是《叶隐闻书》里,三百年前山本常朝和田代阵基的初晤:“遁浮世不过他乡清清山樱;逐闲云既见君子云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