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查之行,感悟属于自己的弓道精神

作者:ご飯士

从考段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训练也回复到常规了,但是因为没有考段的压力,大家平时又开始关注射技的训练,对于提配和流程开始有点生疏了。今天给大家分享心得的是我们的新晋初段che同学,也是我们“新人关爱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这次东京之行他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和感想呢。

通宵坐飞机后,身体被掏空的我

4月20日清晨5点,深圳正鹄会一行9人顺利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历经5小时的隔夜航班及2小时的转车之后,我们准时赶到东京武道馆并与先行抵达的黄总、马丁以及武汉的诸位汇合,在忙碌与疲惫中开始了本次讲习会的第一天。

体配

讲习会开营式过后,範士8段的饭岛老师与其他4位讲师一起为我们演示了坐射的全过程。令我们大开眼界的同时,老师们整齐划一的动作、恰到好处的节奏使在场每位无一不暗暗赞叹。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弓道就是射靶子,也有的人觉得射法八节就是弓道的全部,但饭岛老师给我们传递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即弓道之所以为道,是因为其在射箭这件事本身之外,更注重礼仪、精神与意志的修炼。体配练习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说是比射法本身更加重要也不为过。

那么体配练习究竟是什么:形象的说,体配就是完整坐射流程减去射法八节。从入场、进入本座的等待、进入射位的准备、甲乙矢之间的调整、乙矢完成后的退场都属于体配,这中间的细节可是一点都不比射法八节少,恐怕写上1天都未必能写完。所以老师们近乎完美的动作必是通过日积月累的练习来铸就,我们在平日练习时甚少有机会去完善这一点,周四的练习与体配几乎毫无相关、而周末的练习虽铺下了地毯,但实际上却无法有效地去利用和练习。这点上,还请各位前辈后辈一起多多努力。

号码簿

首先无论如何都要先感谢low总并向low总、馆长及所有参与本次讲习会的正鹄会成员道歉(鞠躬)!我是为数不多的拥有两张号码簿的选手,但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讲习会第一天报到时我们都领到了自己的号码簿,第二天我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没带号码簿进场。low总在看到这个情况后立刻忙前忙后地统计没带的人数并替我们向老师们道歉,最终还是征得老师们同意拿到了这份手写的号码簿,我也才能顺利地参见第二天的讲习会。

老师们后来说,号码簿就是身份,丢失了身份的人在弓道场是没有位置的,仿佛自然人失去了心脏一般。暗自记下了这件话,我希望我以后也会小心且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细节。以前在剑道练习中,老师曾提出过:每个练习者都需要保持的“残心”,不仅体现在练习、比赛中,即便在日常生活中也应认真地对待每一件事,比如每次练习完后留在桌面上喝完的水瓶有没有及时的清理、练习用的器具有没有主动的去收拾、整理、维护等等。虽是小事,但同样重要。这点上,号码簿的事情却也是“残心”没有好好保持的体现之一。

至诚馆

至诚馆很大。大到主弓道场就有2个,还都是60米靶标准的,外加一个巨大的体育馆(貌似是用来练习剑道及其他武道的),巻藁室、准备室、弓具摆放室就不说了。总之这是一个让人羡慕到恨不得住下来的地方。相比东京武道馆,这里的地板非常舒服而又不滑,不会突然就劈叉真的是太棒了。同时也见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弓道练习者,四个字总结——大开眼界。

审查的分组貌似是根据年龄进行排序,不分国籍和性别。和我同一组的大前是澳大利亚华人、二番来自北京五轮馆、三番是新加坡的华人、我是四番、大落是杭州正鹄会的emma(抱歉您的名字我可能记错了)。注意这个顺序会根据前面的出场者是否出场来调整,前组如果有未到者就需要向前递补。

审查时的场面就不说了,可以用一团混乱来形容:比如5个人越走越偏,我们四番和大落的都坐到了本座和射位之间;又比如我前面的新加坡小姐姐两箭都打到天花板上了。想必看到表现如此拙劣的我们,审查老师们心中都是[捂脸]这个表情吧。不过一段的要求并非那么严格,后来的结果也显示我们组5人全部通过,也算是完满结束了本次审查。

尾声

回国后回想起在东京的四天,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日本人从小培养的尚武精神。讲习会最后一天同时也是东京地区高校剑道大会举办日,可怕的是不是剑道练习者之多,而是为他们加油的同学、应援会和为比赛提供保障的大人们都非常认真投入的参与到大会中,即便是占用了休息日的时间也丝毫不减他们的热情。相比这点,国内的体育风气与尚武精神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建立起来。

差距是明显的,我辈人还需继续努力。